教师风采
我的文学,我的老友
我的文学,我的老友
高一(四)班付中夏
        喜欢文学,其实是一种性格使然。
        一直是个有点不太开朗的孩子,讨厌人群,讨厌喧闹,讨厌一切的冗杂与尘嚣,比起人来人往的街市,更喜欢的地方是自己安静的小房间,摊开一本书,以一种最舒适的姿势窝在床上,可以呆一整天。
      谈到文学或者书籍,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颤栗,那种仿佛是从骨子里一波一波激荡开来的震动,细微却尖锐地,传达到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使每一根毫毛得到共鸣,每一片空气变得与众不同。
      我深深地迷恋着这种感觉,并坚持在浩渺的书海中不停地寻找。
      三毛说:她第一次接触到文学的时候,也是这一种复杂而奇特的心情,待到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这种感觉——叫感动。
      文学其实是一种很单纯的东西,不为了增长见识,不为了文章添彩,只是单纯的喜爱,只是单纯的迷恋,只是因了那字里行间蔓延出来的感动,拨动你的每一跟心弦,让其为之持久地鸣响。
      人各有志。或许每个人对于文学的态度都有所不同,而对于我,文学就像一个不完美,却真实率性的老友或知己,每分每秒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动与浪漫,如同碧瓦红砖,琼楼玉宇中走来的女子,彩饰华服,雍容一笑,惊为天人,也可以是从竹林间,桃花里蹦跳着走来的姑娘,不施脂粉,素净淡雅,一袭白裙纤尘不染,小鹿般纯净而灵动的眼睛对你一眨,带着些调皮的笑意,这时候你觉得值了,什么都值了,为搏红颜知己一笑,还有什么是不值的呢?
      很多人认为爱好文学的人都不正常,都有些神经质,学文科的人更是职业难求毫无用处,我的一个叔父,从小爱好写作,高中就能够写出上万字的文章,可是他没有考上大学,复读一年依然落榜,从此受了打击,听妈妈对他的评价“那段时间他神神经经的,还去学太极拳,练什么气功,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啥用都没有。”我听了之后心情很复杂,有遗憾,有惋惜,还有一点点的悲哀与怜悯,其实我可以理解这种行为,爱好文学的人,大多数都有一颗敏感而脆弱的心,他们拥有对世界最灵敏细微的捕捉与触觉,他们心中的世界永远只属于梦中的国度,那里连悲伤都美得不同寻常,而当梦想破碎的时候,就如一根顶梁大柱折断,一切的繁华与悲喜,化为无形,世界上信仰崩塌是最可怕的事情,它能够轻而易举地毁灭一个人,或许只用一根稻草般轻的压力。
       跟随爸爸来到深圳后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爸爸进入了台资企业也就是当下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富士康”,除了压力大点有时回来会对我和妈妈“怒吼”之外收入还不错,有时在家里用我的练习本画稀奇古怪的设计图,叔父却依然做着劳苦而所谓“低贱”的事情,他在工地上搬水泥,刷墙,运砖头,用这些“廉价”的工作赚取叔母和堂姐的生活费和学费,那年回老家的时候我才四年级,还是迷迷糊糊疯疯傻傻的年纪,印象中皮肤红黑的叔父从客厅红木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大叠的信纸请求妈妈帮他找找路子投稿,那个年纪的我对于文字还不如现在的敏感,只记得上面的文字读起来很像那些大作家的手笔,还记得那句:故乡的映山红,每日每夜地,红遍屋后的山头,红在永久的梦里。现在想想这句话,竟是无以复加的感动与默然。
      看到叔父的现在,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我有时很悲伤,有时很绝望,妈妈虽然没有阻止过我的“文学梦”,但还是对我说:“别太早下结论,其实学理科也很好的,人总是要挑战一些新的东西。”这时我总是很迷茫,我要没日没夜的地把头埋在二次函数的示意图里,研究图像是上坡还是下坡,K的值是-4还是+2,死命地逼自己,去计算每个物体复杂的加速度,判断货车与汽车是相撞还是不相撞,去把自己狠狠地嵌进仿佛没有尽头的枯燥与重复中吗?
      我听见自己左胸膛里的声音,声音不大,可我却那么清晰地听见了,不,我放不下文学,我永恒的文学,烟雨楼台中莲步轻移寂然一笑的老友啊!这一生我们注定是要缠上了,仿佛是一个繁复而又错综复杂,永恒的一个谜啊!
      很多次,当我拼尽全力绞尽脑汁终于完成了一张数学考试卷,考完后虚脱地软在我的椅子上,像刚刚得完了一场大病,可是却只拿到了我同桌的一半分数或者是三分之一的分数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悲哀,我泪流满面地站在宿舍门口的走廊上伏着栏杆和跟我有着相同爱好甚至更甚的好友皑发信息,我问:“为什么人总要逼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呢?皑,我是多么羡慕三毛啊!我觉得束缚,觉得不自由,渴望踩着撒哈拉大沙漠一望无垠空旷的沙粒赤足奔跑,让滴水即干的燥热与干旱冲走我心底里的悲伤与寂寞。”我望着远方的天空发呆,皑很快回过短信来:“今天的不自由,是为了明天能够更自由,夏,千万别放弃,什么都不要放弃,因为你只要你放弃哪怕一点点,生活会放弃更多。”我望着浅蓝色的天空失了神,但是我对自己说:“是的,你不能放弃,就算永远都只能得到别人的一半分数,永远排在全班的倒数前十,至少你有分数,你有排名,你通过自己就算是一点点努力得到了只属于你自己的成绩。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放弃你,都因为成绩看低你,至少你有文学啊,你做过梦,你体验过别人可能一辈子都体验不到的阅读的快乐,你值啦!”哦,敬爱可亲的老友啊,你总是在我颓靡得不成样子的时候,给我全新的力量。我闭上眼睛,任眼泪冲刷脸颊,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感动,哦,我亲爱的老友!
       可能我的文章错乱而没有头绪,可这就是我的风格,一切跟着感觉走,让思想带着我体验文学,体验永不停止的感动,往往写着写着,自己也被打动,流下感性的热泪来,或许这就是艺术了。
      哦,挚爱的老友,可敬可亲的朋友,太晚了,我要和你说再见了,希望我们能够携手并肩,走完一生一世,永远的挚爱!